色情网站>创业指南>创业故事>《25岁创业故事-根根》正文

25岁创业故事-根根

时间:2019-11-28 18:24:48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[email protected] 创丰 我要投稿

  25岁创业开公司,带着4个“儿子”去美国BattleBots,下面由小编与大家分享25岁创业故事,希望你们喜欢!欢迎阅读!

  KOB大本营楼下咖啡馆前,踏着午后的阳光,长发飘飘的根根姗姗来迟。93年出生,高跟靴、长腿的她,是中国铁甲界目前唯一的女战队领队 。从欧洲留学归来后,除了坐拥一家公关传媒公司,铁甲是根根现阶段的绝对生活重心。从两年前第一次了解铁甲文化,到如今成为行业的前沿独秀,身为女性的根根对圈子的未来有着独到的洞察。

  为了在夜店办成人礼,她向父母写了无数份企划书

  出生在上海,根根的父母亲各自经营着一家公司。家境虽然富足,她却是“缺钱”长大的。

  “所有需要家里出钱的事情,都要用方案去说服他们——哪怕小时候做的事、很傻的方案 。”

  根根18岁那年,决定在夜店举办自己的成年生日趴。为了申请资金,她的生日策划书里详细写明了夜店背景、趴体规划,并阐述使用独立包间的安全性,承诺来者均为朋友,还将带上哥哥来规避意外风险,最后承诺将以成绩提高作为回报。

  “我妈妈给我树立的是三点原则:知道你在干什么,知道你想要什么,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,你只要知道这三点,你去做什么都没问题了。”

  在企业家式的教育下,根根撰写企划案的经验,比普通人早了十多年。

  2018年初,瑞士留学回国3年的根根接手了家里闲置的广告公司,机缘巧合下,与一个铁甲格斗赛事成为了合作媒体。当时的对接副总非常欣赏根根,这位伯乐敏锐地察觉到根根身上有不同寻常的能力和气质,能成为铁甲这片蓝海的开路人。

  当时根根还对铁甲一无所知。她回到家,上网搜索比赛视频,竟然根本停不下来,一口气把BattleBots、《铁甲雄心》、《这就是铁甲》全部刷完。

  “这个东西蛮好玩的,那我就要做。不喜欢的东西,打死也不做,赚钱也不做。”

  “我不是做媒体活动的,我是做铁甲的”

   根根用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来说服父母出资。

  家里的饭桌,撤下饭香残留的空碟空碗,三口人围坐着,各自端起一杯茶,开始了每天的家庭例会。

  天天把父母抓到电脑前看比赛节目、带股东来家里说服父母……“我打得最厉害的一张牌——我说我那时候才25岁,出来创业两三年,大不了失败,我再重新找份工作,一辈子安定地过下去。但是如果你现在让我安定的过,等到我30岁有家庭了有孩子了,你再让我去抛开一切去创业,那我可能豁不出去了。”

  在根根“洗脑”式的轰炸下,父母给她打了一张欠条,拨出了中国首个女性领队战队LBT的启动资金。

  用这笔钱,根根砸出了战队第一台机器,并在自己的公关传媒公司做了两个活动后,悉数换给了父母。

  2018年5月,童昭栋、曹子杰加入LBT;6月和8月,阿土(刘主君)、AO分别被根根收入麾下。这些95后队员各个身怀绝技,性格却都单纯得像一张白纸,让没大几岁的根根有了当妈的感觉:“连着几个月生了好几个孩子”。

  6月6日LBT正式成立,这一天恰好是根根的生日。

  “我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——走走总归会有路,遇到分叉路的时候再大家开会讨论,反正哪条路他都是能走的,只是看你走的快和慢,是进度还是远路。很多人会觉得很容易觉得自己的路走不下去就不走,很多人是这样抱着这种想法,但我觉得路都是人开出来的。”

   四个“儿子”的妈:在比利时街上给孩子顺毛

  中国人有个很有趣的文化现象:当别人“爸爸”是占便宜;可当别人“妈”就是个又亲切又麻烦的苦差事了。

  LBT的队员里,阿土95年生,童昭栋、曹子杰出生于96年,最小的AO今年才16岁。

  (从左到右:AO、曹子杰、根根、阿土、童昭栋)

  根根莫名其妙地当了4个男队员的“妈”。男孩们一口一个“老母亲”,连根皱纹都还没有的她只能苦笑,笑容里一半是对自家孩子的“嫌弃”,一半是藏不住的骄傲和温柔。

  “童昭栋是专业科班出身,打过RoboGames,国际上有名的孩子;曹子杰是学影视摄影的,完全的圈外人,对行业来说是个好标杆;AO年纪很小,是个好苗子,一直想打KOB,可是高中生不好请假;阿土维修特别厉害,就是这个脾气哟,他一张嘴,别人会恨我……”

   说到阿土,老母亲露出了又爱又气的神情。

  2018年10月,LBT前往比利时进行欧洲锦标赛。这场比赛与KOB杭州站背靠背,杭州站结束后,铁甲来不及检修就打包去往了比利时。团队为此压力很大,一行人走在在比利时的街上觅食,阿土突然爆了脾气,没来由地大吵大闹起来。

  老母亲对此已经习以为常。她不搭理阿土,一直等到他发泄完了,才淡淡地说,人家天天对着我发脾气,我还要伺候人家吃喝,多可怜嘛。

  阿土挠挠头,老实了。

  包括吃喝,LBT的全部开销都由根根一人负责。“既然是LBT的老板和领队,找钱也好,满足他们的条件,给他们提供好的一个条件,确实是我的责任,不是他们这些队员该担心的事情。他们就应该活在一个很纯净的环境里面。”

  根根说,由于行业较新,跑赞助时一半都会拒绝,5万块的小额出资都需要软磨硬泡。偶尔,根根还会因为年轻女孩的身份而被轻视,但她从来没有和队员们分享过这些辛苦。

  “我的专业是做商业和包装推广,他们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,就是把铁甲做好。虽然他们造机成本比别人高出一倍以上,一台13.6kg的铁甲要3、4万块了,但他们内部是有创新的。我对他们完全地信任。”

  话虽然说得痛快,每次比赛,队员们打得很爽,根根眼里被打的仿佛是自己:“40、40、80、1000块、2000块……”

   登陆BattleBots的中国女将 :我的野心就是不亏本的玩下去

  除了钱,队员是否受到公平的待遇也是根根关心的问题。

  KOB北京战的比赛中,尽管给对手造成了极大伤害,LBT却被裁判判负。这个结果出来后,阿土率先质疑其中的公正性,一个箭步跳出来嘶声大喊有问题,要仲裁。

  一旁的根根赶紧吼了他两句,看到“老母亲”发飙,阿土立马安静下来,灰溜溜地走了。

  但根根心里也并不舒服。她问身边的赛事管理,能不能看一眼计分单?

  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赛事不仅当即给她看了计分单,团队leader和裁判(极速代码Richard)还分别亲自下场找到她,跟她详细地解释规则和计分情况。

  “这个处理方法让我很舒服,非常舒服。”根根说,“KOB的机制是非常完善的,包括流程管理架构和分工。而且团队年轻,赛事方会尽可能地帮选手解决一切问题,有什么都可以和赛事沟通,合作起来非常开心。

  所以这次,BattleBots邀请我们去比赛,我来向KOB借用测试场地,也是寻求更多的合作机会。”

  LBT原本没有报名BattleBots,但因小有名气,便有一些歪果仁来问他们的意向。队里的小朋友表示非常想去,根根便直接联系了了创始人Greg Munson,Greg欣然答允LBT亮相2019年度的第四届赛事。

  作为少见的女领队,BattleBots在国际妇女节宣传时还特意提到:“来自中国的女队长”,要求根根一定要上场参赛。

  从造机到抵美录制只剩一个月的时间,为了这突然冒出来的预算,根根再一次跑断了腿。

  为了铁甲战队,她已经整整两个多月没休息过。

  “其实,一开始做这个是偏公益质感的,用我开公关媒体公司赚的钱养活这帮孩子去玩铁甲,不求什么经济回报。但现在我认为这个行业有它的前景。”

  根根认为,目前的铁甲格斗需要一个完善的商业逻辑。“我拿电竞打比方。电竞(LOL)在2010年刚开始时,就已经有俱乐部有战队了,但没有人知道,拉投资也很困难(不过他们投入相对小,只要买几台电脑,有个网线就OK,不像铁甲,一台铁甲顶电竞一年的费用)。到后来国家级组织比赛,然后输送去世界平台上打世界级的比赛,直播、转播、录播,平台和战队都有各自的赞助,这个就是商业模式正式起来了。我希望自己能够把商业的东西慢慢地拎出来。”

  很多人问根根为什么不做赛事,她的答案是:“没有必要去跟赛事方抢这个蛋糕。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大蛋糕做好了,我这块小蛋糕跟着他好就行了。我的野心是只要不亏本地玩下去,就挺开心。做做战队,然后做周边,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。”

  在圈子里,根根的团队已经广为人知。这个年轻女孩从容地撩起长长的黑发,既散发着青春的女性魅力,又充满着成熟的创业者的风度。

  “这个圈子没有过让我觉得身为一个女性,或者身为一个年轻人而感到难堪的事情。我的媒体、商业能力被认可,队员们都是挖不走的家人。这一切是无比幸运的。

  我现在出去,基本上都不说我是做活动的,我都说:我是做铁甲格斗的。”

【创业故事】图文推荐
色情网站友链、商务、投稿、客服:QQ:3061683909 邮箱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@ 2006 - 2020 色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

色情网站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-1

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,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,我站将及时删除。

色情网站 色情网站

回到顶部
友情链接: 228pm.com    3n9y9.space